我相信:教育者理解被教育者教育就實現了

2019-8-11 編輯:admin 來源:互聯網 閱讀次數:
  導讀: 2017年我的孩子土土準備上幼兒園了。作為大學教師,我的同事們的標準配置是把孩子送進這所大學的附屬幼兒園,將來是附屬小學、附屬中學。 這些附屬幼兒園和學校是大部分家長夢寐以求的教育資...

2017年我的孩子土土準備上幼兒園了。作為大學教師,我的同事們的標準配置是把孩子送進這所大學的附屬幼兒園,將來是附屬小學、附屬中學。

這些附屬幼兒園和學校是大部分家長夢寐以求的教育資源。但是,我放棄了。我給土土選擇了另一所民辦幼兒園。

我相信,教育者理解了被教育者,教育就實現了。教育者理解被教育者,而不是反過來要求孩子必須理解教育。這個態度,是我們在面對兒童的復雜性的時候,采取的謙卑和傾聽的態度,它超越了成人邏輯與兒童狀態之間的割裂,也正是光可以照進教育的機會。

因此,我或許想找到一所不那么“規矩”和“規范”的幼兒園,也就是一個差異化的、最大限度鼓勵異質的環境。兒童只有在不被評判的環境里,才會感到完全安全和放松,才會最大限度地聚焦在自己的技能和創造性上。

不肯放開媽媽手的孩子獨立了

我和土土媽媽帶他來到幼兒園參觀,當時正是孩子們午睡的時間。秋天的中午,陽光特別燦爛,金黃色的樹葉在藍天里飄蕩,藍天下面是幼兒園后院的活動空間。坦白說,這個空間不算大,略顯擁擠。但土土來到這個空間,突然變得特別放松。摸摸這里,看看那里,眼睛不夠用了。他看到不同風格的孩子的畫,看到院子里好像隨意堆放的木頭、水管等工作材料,看到沙坑區。

我們在和負責招生的老師交流的時候,土土竟然一個人在沙坑區里玩了起來。這是過去不曾有過的情況。這個不肯松開媽媽手的孩子,怎么獨立起來了?就在我們與老師談完話的時候,幼兒園的孩子們睡醒了。一個班的老師帶著全班孩子來到沙坑區,孩子們蹲下開始挖沙子,好像是在前一天的基礎上繼續加深沙子里的溝渠。有的孩子負責“開疆拓土”,有的孩子提著水桶去接水。最后,大家合起伙來把水灌進沙坑區的溝渠,形成長長的“水利工程”。當時我還不知道,這是夏天孩子們的常規課程。

土土看著這些孩子“工作”得起勁,自己也躍躍欲試,但又不知道怎么才能參與進去,站在水溝邊上顯得緊張。這個時候,主持“水利工程”的老師跪坐在沙地上,向土土伸出手,柔柔地說:“你可以來挖一挖,試一試。”一邊說著,一邊遞過來一把鏟子,然后就繼續進行自己手里的工作。土土接過鏟子,如獲至寶,加入了挖水溝的隊伍。

那一天,土土很長時間都不愿意離開幼兒園,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。

16條尿濕的褲子

但是在土土入園之后,我發現一切都不一樣。

在自選工作結束之后,老師沒有催促孩子們收拾東西,而是慢慢地唱起一首歌——“布娃娃它就要睡覺了,小積木它也要睡覺了,小玩具要回家了,我們一起收拾好。”

孩子們聽到這首歌,覺得好聽,跟著一起唱。土土入園第一個星期,就知道唱起這首歌就是要把手里的工作“歸位”了。吃午飯的時候,有孩子不小心把一碗湯倒扣在地上,食物弄臟了地面,一片狼藉。老師對孩子柔柔地說:“請你把它們歸位吧。”孩子蹲在地上開始收拾,不慌不忙,沒有緊張,沒有不安。

土土獨自入園的第一天,書包里帶回來16條尿濕的褲子,我和土土媽洗了一夜褲子。老師是怎么做的呢?簡單而平和地說一句:“尿褲子了是嗎?那咱們去換一下。”在這所幼兒園看來,尿16次褲子,就獲得了16次練習脫衣服和穿衣服的機會,就會成長為穿衣服技能最棒的孩子。

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,讓我覺得最有意思的是班級里的“混齡”。大部分公立幼兒園都按照孩子年齡分為大、中、小班設置,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針對不同的年齡段安排不同內容的教學,同一個心智水平的孩子在一起也比較容易溝通。但是土土的幼兒園,堅持混齡設置。入園之后直到5歲畢業,一個班級里會混合著各年齡的孩子。堅持混齡,是為了引領孩子更好地吸收彼此間的氣質差異,小孩子通過模仿,學到更豐富的技能。

秩序最差的一次講座

這個幼兒園也辦了一所小學。前段時間我去那里做天文科普講座,感觸很深。我最大的觸動是,這些孩子的課堂秩序實在太差了,可能是我講過了幾百場講座中秩序最差的一次。

為什么這么說呢?這場講座,孩子們在下面不停地討論,時不時地舉手甚至插話,他們迫不及待表達自己的意見,其中不乏質疑的聲音,以及從點到面的發散性的想法。老師們靜靜地坐在下面一起聽,偶爾和身邊的孩子討論一句內容。整場講座,我需要不停地跳進跳出。一方面要完成既定的講座邏輯,另一方面要引導和回應孩子們的各種問題。

同樣的內容,我在公立學校和幼兒園都講過,臺下鴉雀無聲,孩子們正襟危坐。

這讓我反思,我過去受到傳統的科學邏輯的教育,打算給出一場完美的科學講座,我準備好了一整套邏輯。但是,孩子們不一定按照我的邏輯思考問題,他們有他們的邏輯,他們的邏輯很珍貴。所以,土土的幼兒園,吸引我的地方是,老師們從來都不會“告訴”孩子,老師們等待孩子告訴自己。

孩子是腳,教育是鞋

所以,土土的幼兒園,最吸引土土的地方是,“我也可以,我被尊重,我是自己。”就像幼兒園門口大字書寫的理念概括為一句話:“孩子是腳,教育是鞋。”

今天早上,土土7:15站在小區門口的寒冬里,等著幼兒園班車的到來。7:20,孩子們口中親切的大米飯班車來了,土土自己爬上高大的大巴車,一上去就和帶班車的老師聊起天來,自己走到座位上,系好安全帶,整理好衣物,微笑著等待下一站上車的小伙伴。班車要行駛7公里,歷時45分鐘,土土最喜歡在這個時間里和小伙伴討論問題,或者是清點沿路大樹上的鳥窩。這是一個普通的早晨,是處處體現教育細節的早晨。

(作者:高爽,系幼兒園學生家長)


本文關鍵詞:

文章出自:互聯網,文中內容和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,如有侵權,請您告知,我們將及時處理。

 
 

吉ICP備11002400號-3 服務QQ:175529508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本站部分資源來自網友上傳,如果無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權,請聯系本站,本站將在3個工作日內刪除。

 
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